竹本化-Vincent

此身此骨归于天地,不沾红尘独自风流

© 竹本化-Vincent
Powered by LOFTER

为了让自己老的时候有足够的钱维持尊严,我们卖掉了年轻时的尊严。

有人问,怎么看那个颜真卿的《祭侄赠赞善大夫季明文》被从台北故宫博物院借到东京展览的事儿。

话说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能聊、有些东西不能聊,不能聊的事情里呢,有点儿门槛的东西最不好聊,这东西不像经济学,是个人都能说话。

想聊这事儿吧,您至少应该除了小时候描红模子之外多少练过几天书画;至少对于中国书画的历史懂一点儿;至少明白那是个什么展。

如果进阶聊这个,起码过手过真东西,知道什么是古董;古董艺术品的价值是什么、如何体现;以及凑成一个系列办个如此牛逼的展有多难。

什么玩意儿都不会,也不知道什么是古董、什么是展览、什么是保存、什么是系列主题,而且人生数十载里,很可能是第一次听说过这东西的人,您就...

昨天跟我妈进行了一场充满代沟的对话。(当然基调还是友好的)
我发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我妈这样非常 liberal 的知识分子一代,对我的人生安排和选择充分尊重,依然无法理解我们这一代的焦虑,那就是我们(包括美国和欧洲的许多千禧一代),已经没有办法再过上我们父母那一代意义上的美好生活了。
虽然我们物质上的条件更好、科技更发达、眼界更宽阔,然而不会再有第二个改革开放了(就像美国也不会再有第二个黄金年代一样)。那种属于全社会的机会乃至心气都不会再有,这导致我们这一代做选择的时候,既没办法光脚不怕穿鞋的去冒险,也没办法降低期望寻求安稳——不管是工作还是人生,捉襟见肘的情况都要多太多。

在我有限的观...

本周摸鱼,SUPERGIRL~٩(`Д´)۶lpl冲鸭

不出意外,你甚至是你所在的群体在未来的历史书上只是一行粗略带过的话。所以千万不要把希望和梦想无限期地推后到时间跨度巨大的将来,不要把荣耀和认同感无限制的出让给比你庞大无数倍的集体。别去谈宏大叙事,只有微观的,有生之年的,发生在你身上的自由和幸福,才是真实存在的自由和幸福。 ​​​

这个世界上,大概只有少数人能在目睹过惨烈的现实后可以不心死。大多数人的心,早在与现实的某次交锋中破碎,死掉。然后,用一副空了的躯壳继续陪它玩耍。 ​​​

80后、90后都长大了,不再写友情的破裂、功课的无意义、摇滚、小众电影、浮躁世界如玻璃之城,他们频繁地写起生活,仿佛那是世上最寂寞的事之一。

我觉得有意思的是,叔本华虽然名义上是“消极的悲观主义”,但其晚年生活一点都不消极,自律而平和;而尼采身体孱弱多病,他的哲学却强调强力意志与精神。

我在想,其实悲观主义者才是饱满的乐观主义者,因为只有你理解人的底色(比如人的“心”一直在试图抓取生活里的不顺),才会有所提醒和醒悟,而不被挫折与消极给打败。对人自身的理解越多,越会更理性,更“被动”乐观。而基于单纯而无知的乐观主义者其实都是脆弱易碎的。

叔本华是一种接纳,尼采是一种抗争。

有时候我在地铁里换乘时,会特意留意墙上的各种广告,有的广告图一人多高非常巨大,所以显示器上看不到的细节就特别显眼。

如果不赶时间,我就会在广告前挑半天错,比如透视不对、背景没去干净、光源不一致、色彩平衡没调好、液化时背景变形了,甚至有的素材源头在哪我都知道,我就拉着我同事对着地铁广告一通讲解,“应该那样处理,不能这样...如果我做这图我就会...”,总之进入一种职业病急性发作的状态,我仿佛不是在地铁换乘站,而是在卢浮宫里,讲到状态好时,身边甚至还有路人驻足听两耳朵,但他们看我的表情像是在关切病人一样。

可每次讲完之后,我就会觉得自己特蠢,然后在地铁车厢里面壁站着陷入悔恨,心想自己为什么那么...

幽默感是苦难人生的赠品,我认识的所有最会讲笑话、最能逗人开心的网友全都是痛苦的人。所以扑克牌里的JOKER最大,我觉得是因为JOKER是痛苦的总和。

金凯瑞在谈到自己的抑郁症时曾经说过:我的喜剧天赋来自绝望。

金凯瑞演过的最好的角色应该是《月亮上的男人》中的安迪考夫曼,这是由一位抑郁的喜剧天才来扮演另一位抑郁的喜剧天才,金凯瑞因为这片子拿了金球奖(其实他是想凭这个冲奥斯卡的,可惜奥斯卡不买账)。

卓别林一生的顶点应该是《舞台生涯》,这也是个特别悲的悲剧,有网友说当初看这片子才看到三分之一就哭得停不下来,乔治萨杜尔评价卓别林在这部影片中“达到了他天才的最高峰”。

憨豆先生更孤独,节目一...

几年前,德国一位新教神学教授在接受报纸采访时说,现代研究已经表明,旧约作为史书,其可靠部分不超过1%,就算经过经文复原,其可靠性也不超过5%(唯一可信的是那些国王的名字)。

有时候我想,耶稣根本不需要作为一个历史人物在历史上存在过,然而地中海周边各种宗教角力的结果是,必须创造一个约书亚/耶稣出来,而且这个约书亚/耶稣必须是处女所生(怎么听着有点儿像Bultmann啊?)。至于为什么马利亚在生耶稣时乃至生耶稣后也都是而且一直都是处女,那就只能问教皇们了。不过教皇们也不知道,他们只能说马利亚必须永远是处女。

我觉得人这一生一直在做一种关于平衡的选择,成全自己辜负别人或者成全别人辜负自己(那种可以成全所有人的事不需要选择),比如说自己的人生规划和父母的意愿冲突了,再比如说自己的利益和集体的利益难以两全了,这时候就需要人做选择了。

人性是贪婪软弱的,两边都不想辜负,但在这种局面之下,人是无法坦诚地做到周全的,把事实摆在台面上只会加剧冲突,增大事情的复杂性和不可控,唯一的选择就是根据实际情况隐瞒和歪曲事实,在两者的夹缝中协调矛盾,于是人们就不得不撒谎了。

我老觉得撒谎这种行为是进化出来的,因为100%的坦诚无法应对复杂混沌的世界,无法协调激烈频繁的冲突。

“诚实”之所以是人类社会普遍认同的美德,是...

打卡,本周摸鱼。⊳2019⊲~ヽ(゚︺゚)Hi!

说来奇妙,很多人都擅长迷失自我,但也擅长从别人的故事里看到自己。

可前者长久,后者转瞬即逝。因此,清醒的人总是想要离更优秀的人近一点,好看着他们的故事,然后提醒自己——

去写属于你的故事。 ​​​​

生活的真相从来都不是只有小孩子才做选择,大人全都要。
有些人,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子,他们根本就没得选。 

好看的皮囊浪荡成性,有趣的灵魂单身成瘾 ​​​。

这么大的世界里,我们与大多数人的关系,大概都是曾在某一瞬置其于至高无上的地位却最终将其迷失放逐。有时我想人与人之前最美的赠予是祝福而非承诺,最美的关系是错过而非牵绊。真诚过,然后就不再想起,大概最好吧。推荐,这么淡,这么凛冽,却这么美好。 ​​​

人性对于稍微有些复杂有些矛盾的东西,就缺乏理解力了。大部分人的世界观是非黑即白,简单粗暴的。比如七十年代以后,金融界长期弥漫一种简单幼稚的理念,就是多印钞增加债务,会导致通胀,会导致高利率。但是 1981年之后,西方主要发达国家长期国债利率不断走低,不断对这种理论打脸。但很多基金经理不断亏钱后仍然长期坚持这种错误理论,这一晃就快四十年了。

这也意味着对于复杂而矛盾的事物的理解和洞察力,价值连城;同时,人类又有超强的自恰能力,一边相信科学,一边信仰宗教,却也相安无事。

克尔凯戈尔:“绝望最终从来不是对外在对象的绝望,而是对我们自己。一个姑娘因为失去爱人而绝望,令她绝望的不是失去的爱人。而是那个没有爱人的她自己。所有失去都如此。我们不能忍受的是,当被剥夺了外在的对象,我们不得不赤裸裸地面对我们自己这个无底的深渊。”自我匮乏才是深渊。

本周摸鱼,啊,已经下周了。古耐(;-_-)ᴇᴍᴍᴍ

作言造语,妄称文武,冠枝木之冠,带死牛之胁,多辞缪说,不耕而食,不织而衣,摇唇鼓舌,擅生是非,以迷天下之主,使天下学士不反其本,妄作孝弟,而侥幸于封,侯富贵者也。

年少的时候容易把表达的欲望当做表达的才华,但欲望和才华,那时总觉得自己有一个。可随着年岁的增长,表达的欲望日渐甚微,而且也看清了自己并没有所谓的才华。面对生活,更多的只有小心翼翼。

我也想过由他去吧,像一株水草,怎么着不是个活。但人性总有两面,当我选择堕落荒废的时候,性格中的另一面便会跳出来反复催打我。

我从来都不是那种早早就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并且一旦认定就能一往无前的人。我那微不足道的成长,多半都是源自那份自我审视后,一边恐惧一边怂恿的结果。

怂恿自己,然后迈开腿向前,我们都不是英雄,但我们都想去走走英雄要走的路。

因不得不继续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单纯与它共舞是不够的;要在刺骨的寒风中俯瞰灯火繁盛,文明炫耀 。

人类的灵魂,或者说精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只是被细胞绑架的副产品。
细胞需要一个核心执行者,或者说协调者来帮助他们繁殖,所以精神便产生了。
然后各处的细胞再分别分泌睾酮,多巴胺,五羟色胺等化学物质“命令”你产生情绪,爱情,冲动等,最终达成自己的繁殖目标。
繁殖完成的那一刻你的利用价值就在降低。
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禁欲未必是可耻的事情,而是一种勇敢的自我挣脱,是摆脱细胞绑架,达到真正自由的一种途径。

本周摸鱼。

很多大人觉得孩子的悲伤不是悲伤,并且觉得好笑,感觉孩子的悲伤幼稚到可笑。小孩子一难过,他们第一反应就是“你傻不傻,多大事呢怎么就难过了?”。大人无法共情孩子的悲伤,悲伤的感情得不到引导,以至于很多人长大了也无法共情其他人的悲伤,这是很可怜的。 ​​​

世间的事哪有那么简单。就像龟兔赛跑一样,乌龟并不是通过孜孜不倦的努力赢了兔子,而是因为没有让兔子看到它不懈前行的身影才取得胜利的。 ​​​

虽然努力的生活也会有烦恼,但拥有的越多,选择的余地就越大。自己能做主的事情多了,这样就算浪费时间,却没有浪费生活。 ​​

厌恶一切混沌不清的关系,喜欢所有的人事物都清清楚楚,简单明了。为此年轻的时候常常有人给我忠告这样你会失去很多东西,现在回想起来他们说的都是对的,可我却并不遗憾。人这一生精力有限,即使虚度,也要花在喜欢的人和喜欢的事上。 ​​​

联结男女的因素多种多样,其中肉体的联系与精神的联系具有同等的力量,甚至超乎其上。

1 / 13
TOP